天上界-燈火原野-

A.RAS(ry

[夢] 我尋晚發夢去了香港某個示威靜坐會場,然後見到嵐。(謎)

大概是在什麼天橋底,然後警方拉起防衛線,在開機關槍(?
然後議員(?)冒著槍林彈雨在路上堅持著(為什麼沒有中彈而死)




一開始是和兩位女性朋友去(是誰我忘了)
我們三個女生在較高的樓層,倚著欄杆待著。
然後看到我們視線看到的下層露台有我的小學舊同學和幾個同行者,同行者中,有大野智。(謎)
我和舊同學遠距揮手打招呼聊幾句後就各自跟自己的朋友聊天。

對,認得出大野智但我沒勇氣和面皮去找他。(莫名的少女心)
但目光還是有偷偷的留意他在幹什麼。(謎)

舊同學突然說想我幫他們4個男生拍照留念記錄,所以說我可以幫大野智拍照啊啊啊啊
心情無比激動,但表面還是要裝平淡,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呢。
我在上層往下拍,但奈何每次按快門都有人經過,失敗了3,4次後,我很慌張,神啊我要在男神面前留下好印象。
於是把心一橫跳下去說正面幫他們拍,但包括大野智他們 都說不用了夠了謝謝。
我心灰意冷地回到朋友的身邊唉

隔好一陣子,警方和示威人士突然又開火。
有一名警員右大腿中彈出血,場面突然一片混亂。

幾秒後,有個大概是警方代表,總監之類的人士走出來說警員輕傷,但叫示威者冷靜不要傷害警方之類
我下意識就吐槽,有槍的只有警方,何來示威者傷害你們之說。
大概是現場很安靜吧,這句話傳到那位總監耳中,大家都四處看找到底是誰說。(無恥的我也立即四處張望假裝我不是說話的本人)
總監hold著表情說,他了解那位受傷警員的情況,希望大家保持冷靜,和平地找到解決方法。
嘴賤的我在朋友身後又吐糟,你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又會知道前線警員如何如何,有空做稻草人站著倒不如做些實際的調停行動。
然後全場拍手(謎)。總監hold不住表情假笑幾下就離開了。

現場氣氛在這一小段後緩和下來,舊同學那4人組上來跟我們一起聊天和吃東西。
他們應該是認出我是口賤的那個人,有說有笑的跟我談了好多。
我心想,總算為剛才拍照的失態扳回一城,男神別要討厭我啊啊啊啊

聊著聊著,迎面又有一個舊同學2號和他的朋友走過來,我向這2號同學打招呼時看到他身後....天那不是NINO嗎!?他為什麼會在!!!!(謎)
NINO笑笑比V,我和身旁的一位女友人忍不住掩嘴無聲慘叫。(唉
但他始終和2號同學那群一起說話,沒怎禱跟他交流。

之後我們和大野智聊天,說幾句日文後他突然開口說廣東話XDDDDDDD
而且非常流利和地道XDDDDDDDDDD
天啊,這是怎麼的一個萬能的人類!XDDDDDDDDDDDDDDDD

後來這夢演變成仙人道人妖怪水城之類無關重要的東西。
我,到底還要夢到多少次嵐。(默)
  1. 2015/04/28(火) 13:44:53|
  2. 夢記錄
  3. | 留言:0
<<(置頂)TO DO LIST | 主頁 | 無標題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只對管理員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