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界-燈火原野-

ヘタ鬼 個人的 名言集-part14前

LINK: Part14前


主要都是有關德意這二人的情節




一周目的威尼斯諾去到二周目的世界
通曉一切的他一直死命地勸大家不要分散行動
但這對初次來到大宅的大家來說是很不合理的提議
「分工合作找出口」才是理所當然的行動方針

不管如何哭著求大家也沒用,
眼看自己用錯方法而浪費時間倒流的良機
威尼斯諾十分後悔和自責

(4:55-6:05)

威尼斯諾:
--這樣子, 只會重蹈覆轍
已經踏入這兒。在取到鎖鑰前是不能離開的。

第一個(死去)的是日.本。
然後是中.國、俄.羅.斯、法.國哥哥。

美.國.和英.國、加.拿.大現在還安全。
但地下也很危險。要喚回德.國和日.本.三人一起行動....

......
......這不是演劇。
今次絕對要拯救大家。
即使要欺瞞大家, 也要拯救他們....

(回覆往常廢柴的言行衝到德.國的身邊)
be--!!德.國------!!
我還是跟你一起行動吧----!!!

德:
嗚哇!! 你突然在搞什麼!!
回復心情了嗎?

威尼斯諾:
哈哈! 本來就沒有不開心哦--
說起來, 不如和日本一起找普.路.士好嗎?
吶--吶--

德:
等...放開我啊!!不要黏上來!!!
明白了!!始終獨自行動是有點可怕的...

威尼斯諾:
是的--要分開行動!
俄.羅.斯和中.國在一樓, 我們去2樓幫手吧。

德:
真是的...



威尼斯諾就像身兼演員的導演一樣, 混入其中主導大家的行動
說著溫柔的謊言去誘導每一個人
他背負的是什麼呢?罪惡感?責任感?悲傷?無助?還是更多的什麼東西呢?

一起回到過去的德.國.對穿越時空的時感到十分謊張
看到威尼斯諾跟過去的人們對答如流更覺悲痛
到底要經過多次的失敗, 才能令他如此冷靜地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呢?
看著流利地說謊的威尼斯諾就令人覺得心痛。

-----

二周目的威尼斯諾死了。
但德.國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, 自欺欺人地叫大家去尋找失蹤的威尼斯諾。
大家都不忍再將他的精神迫到絕處,
為了轉移話題(?), 大家開始討論往後該做的事。

(18:40-20:10)

俄:
......
房間都變了。我們還有必須幹的事。
要調查日記的意義......

德:
為什麼?不能不尋找意.大.利吧?
你這是在說意.大.利不算同伴嗎?

俄:
不...我並非這個意思...
雖然我明白你不願意接受他已經死了, 但這樣子下始終--

德:
你不要跟哥哥他們說同樣的事情!!!!!

加:
俄...俄.羅.斯先生...

俄:
沒事的。我比較適合這種角色。

(轉向德.國)
我直接了當地說。
他已經死了。
與其在這兒為此爭執的空閒, 倒不如早一秒找到離開這兒的方法。
否則是報答不到他的!

德:
你這傢伙!!!!

普:
你夠了沒有!!
(朝德.國.狠狠地打下去)
你是和平白痴嗎!? 不要再歪曲正確的判斷了!!

中:
不單只有你一個人感到悲傷而已。

德:
......嗚

普:
走吧。
我們去其他房間調查日記比較好。

(大家都往樓梯離開, 只有日.本和德.國留在原地)

日:
......
我們......會等待你的.....

然後日.本隨大夥離開, 留下德.國獨自在原地



該怎麼說好呢?(抓頭)看到年長國家的理智一面, 心中有種「啊......他們果然是軍人」的感慨
在此發言的都是年長、經過多次無情戰爭洗禮的國家代表。
他們已經熟練地將內心的情感收藏起來, 並能冷靜地勸說他人。
想必他們也曾有如德.國一樣情緒失控, 拒絕接受現實的時候 ; 但就算自己如何不願面對, 時間還是會流逝, 死去的人不會回來。
他們說的是正論, 是冷冰冰的正論。

還有就是演壞人角色的俄.羅.斯.大人(泣)
在正篇(本家?歷史意味上?)他總是演著努力地往錯誤的方向前進的角色,
想大家都幸福卻又偏偏做著最不堪最惡毒的手段。
反正名氣不好了, 這次多做一次壞人又如何呢?
可惡啊好萌!!!!!!(泣)<-雙魚座的同情心發作
  1. 2011/10/27(木) 01:58:34|
  2. 92人
  3. | 留言:0
<<ヘタ鬼 個人的 名言集-part14後 | 主頁 | ヘタ鬼 個人的 名言集-part13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只對管理員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