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界-燈火原野-

盜墓筆記--凜冬



今年長沙的冬天來得早,外面已經下著雪。與北方相比,長沙的冬天不算太冷,最低不過零下一二度,穿著棉衣羽絨還算保暖。

午後,我使喚王盟出去掃積雪,坐在櫃檯隨意地翻動最近入手的古籍,不時拿起一旁的薑茶保暖。年終歲末的生意跟平常差別不大,偶然有客人來典當家中財寶,但跟我做的古董業搭不上杆,只好委婉地著他們去當鋪。

厚重的木門被推開,進來的不是他人,正是小哥。他背著厚重的背包,風塵樸樸的樣子,看來又在哪個斗中摸到明器,想要放在我這賣。
我蓋上書,將不大的檯面清一清,倒一杯熱茶,縱使我覺得他應該不需要。






悶油瓶拉開椅子,將袋子裡的東西一件接一件放在櫃檯上。我望一眼,都是宋朝的小東西,小香爐幾個,還有一些首飾。
「小哥你這是去哪幹了這一大票?還專挑女人的東西。」我隨意拿起幾件,都是娘兒們的飾物,盡是玉環手鐲,雖然不太值錢,卻保存得不錯。

我低聲咳了兩下,小哥沒有應話,默默地從背包拿出一個盒子,內裡是一枝以琉璃石點綴的金簪,「這是解家的留起來,要我給你。」

「小花?」我有點訝異,解家本是從商,他自己賣不就行麼,拿給我幹什麼?

這東西的材料和造工也算得上名貴,古時的琉璃工藝品都是達官貴人的收藏品,作為陪葬品的例子也不少 。

「咳咳……小花有說為什麼要給我嗎?」我問道。小哥搖頭,將東西通通放在櫃檯上,然後坐在給客人的椅子上,望著我身後的字畫發他的呆。

我拿起髮簪仔細看,簪是金製,表面很光滑,簪首是一朵朵小花盤成圖樣,手工確實精美。
喝一口熱薑茶,小哥還在跟字畫交流感情,想來問他們從哪淘出來也沒用,只好自已想下去了。

一般來說,因為中國人喜歡象徵富貴的花,所以梅花、桃花、牡丹等,都是工藝品上常見的花類,可是這枝上面的是丁香花。

在以前,丁香是園林裁種常用的花種,但算不上名貴的花種, 但近代就連路旁也經常種植著,卻深得愛花人的喜愛。印象中,丁香象徵吉祥富貴,亦有美麗高潔之意,看來髮簪的主人很得丈夫歡心。

小花不會無故將這娘們的東西交給我轉賣,一定有別的含義……靠!我操他娘!

丁香花的另一個花語是純潔、天真無邪。

狗日的就知道那傢伙送東西來,一定心懷不軌!想到他在斗中看到這東西時賊笑的樣子,我就想一把將簪插進小花那張嘴!
氣上心頭,也多咳幾聲,我連忙多喝幾口熱茶。天殺的將這東西送來的主意定是小花和巧巧兩人聯起來的,好事不幹,盡出壞主意!

我正要撥電話臭罵那兩只,王盟一把推門而入,一陣冷風迎面吹來,冷得我鼻頭一癢,接連打了幾個噴嚏。

我順手用袖子擦擦鼻頭,王盟還未來得及關門 ,我開口就罵:「你他娘的開個門不能輕一點嗎! 年終假也不要,想以後也不用來嗎!」這下把王盟嚇得不輕,趕緊關上店門,縮著肩膀說了幾遍對不起老闆你壽與天齊,生意每日都興隆,總之愈說愈不著邊。

「叫你靜著是聽懂沒有!你小子這麼多廢話是咳、咳……」
「老闆悠著點,弄壞身子就不好了。」
「囉嗦!老子的身體要你管?你嗯咳、咳……」
「老闆你已經咳了好幾天,該不會是感冒嚴重起來吧?」王盟試探性問我,「反正快到關店的時間,也沒客人預約,我看……不如提早打烊,老闆你好去看醫生吧。」

這大概是我這星期內,聽到他說最多字的一句話,這小子真是有這麼想休假嗎!
這是什麼狗屎運,接連都是氣得我吐血的事情!

「吳邪。」
悶油瓶遞上一杯重新泡好的熱茶,我有點意外他的體貼,伸手謝過。
整理好呼吸,想來剛才真是咳到有點頭暈眼花,我嘆口氣,坐下來對王盟說︰「你去貼張紙,今日早休,我提早回家休息好了,收拾一下就下班去吧。」

聽到可以下班,這小子還真的勤快地照我吩咐,將店內整理好,拿起背包︰「那麼我先走了,真的不用送老闆你回家嗎?」

「不用了,咳、我跟小哥一起回家就好了。」剛才在電話臭罵了小花,他還順道叫我照顧悶油瓶幾天。想來這傢伙毫無社會生活能力,與其幫他辦酒店由他自生自滅,倒不如帶到我家充當勞動力更能貢獻社會。

「噢,有小哥照顧老闆的話就放心多了,明天見。」王盟離開後,只餘下店內深處的櫃檯還亮著燈。我將悶油瓶帶來的東西都收好在內室,再來只要洗好茶具就可以關店回家。

大概受了內室點的香爐影響,我甫出來就猛咳,受涼加上環境刺激,扯得氣管痛死了。看來真的要快點回家,記得家裡還有止咳的藥,還得量體溫,嚴重的話只好走一趟醫院,年末才病一場,這真不是好兆頭。

悶油瓶嘆一口氣,走過來將盤子從我發抖的手中拿走,按下肩膀示意我坐好。他放下盤子,將開水注入茶壺,覆上蓋子十來秒,倒一杯新泡的熱茶給我,動作不算純熟,卻乾脆俐落。
他將杯子遞給我,皺眉說︰「飲完才走。」

我默默地接過杯子,心裡可意外得很, 明天要末日嗎?悶油瓶竟然一反常態,再三體貼他人!我仔細觀察著他的臉孔,該不會這是小花易容假扮的吧?

飲過熱茶,身子暖起來,精神也稍好一點,我急忙拿起茶具,洗好晾在一旁,乘著狀態好就趕快回家。
套好圍巾,拿起不太重的背包,我帶著悶油瓶步出店子,鎖好大門。

路上的積雪都已被店家掃在一旁,我拖著微暖的身子,跟悶油瓶走在白雪夾道的回家路上。

說真的,感覺還滿新鮮。


。完。









---------

以下是吳邪和北方那兩青梅竹馬的通話內容節錄︰


咱們的好三爺,這不是託你轉賣的。

少來這套,嘔心死了!

好好,小三爺別氣,入冬了,小心身體別要氣壞。

你他媽的給我什麼鬼?告訴你,我現在看著就有氣,明天就叫小哥回去還給你!

小三爺,這你就不上道了,小哥才剛回家,當然要讓他多休息一下……等等,我讓巧巧跟你說。

吳邪哥哥,這是我們好心送給你倆口子的同居禮物哦,記得傳我一張戴上金簪的正妹相片作回禮就好了。

我操你奶奶的倆口子!






------作者後記------


大家不覺得戴著丁香金簪的小邪,嬌嬌滴滴的,好像初為人妻的嗎?(羞)換我是瓶子也直接上啊!
這篇文章後,吳邪在我和朋友間多了一個「丁香公主」的外號……XD


------------NG文本的分隔線------------

我默默地接過杯子,心裡可意外得很, 明天要末日嗎?悶油瓶竟然一反常態,再三體貼他人!我仔細觀察著他的臉孔,該不會這是小花易容假扮的吧?

想到悶油瓶這張臉穿上粉紅襯衣,眨著眼睛說︰「哎呀小三爺你認錯人了,我是你的好哥兒解小花啊。」天啊,這也太違和了吧!
  1. 2011/07/20(水) 22:43:11|
  2. 二次創作
  3. | 留言:0
<<2011 | 主頁 | 趺得多也總能走出一條路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只對管理員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