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界-燈火原野-

盜筆-玩物喪志1-千年古物

我是由名師工匠精心製作,在古墓深處陪伴已仙遊的皇帝入葬,棺子一蓋,就永久沉睡。

意識初次凝聚時,我在一座房子裡,四周盡是各種古物,經過觀察多時,這大概是買賣古董的店子。
店內只有一名年輕的老闆及伙計,事情都是伙計幹的,老闆都在看書或是看一種叫手提電腦的東西,間中才會認真應對客人。

有天,老闆交代伙計他要離開一陣子,店內東西都交給伙計打理,出什麼事就要他賠到下輩子也賠不完。
我每天看著伙計心驚膽氈地顧店,隔個幾天才有客人上門,他只能依著老闆定下的價格賣貨,購入方面都不敢下主意。

我看著牆上的曆本,算著老闆離開快有兩個月了,暗道這老闆真不負責任,就算生意不景氣,亦不該離之不顧。
相隔千年後甦醒,竟要跟這小伙計一起,呆呆等待有眼光及資格迎接我的買主,名貴如我跟著那糟糕的老闆實在浪費。
說實話,看來這店子快完了。





再過近半年,年輕的老闆總算回來了,風塵樸樸的,身後帶著一名黑髮男子。

伙計抱著老闆哀號著這些日子來有多慘,店內什麼也沒破但生意沒老闆就不行云云,老闆苦笑著放下厚重的行李,拍拍伙計肩膀說辛苦他了, 關店去樓外樓吧 ,咱們三個大男人今天不醉無歸 。

自從老闆回來後, 來訪的客人增多,生意漸有起息 。
我覺得他變了,半年前的他一身書卷味,雖有知識,但稍欠商人應有的世故,經過才短短半年,竟帶著洗煉才有的奸狡。

隨著老闆而來的那個男人,看來不是新請的伙計,他每天跟著老闆上班,卻只坐在一旁的貴妃椅上,望著天花板發呆。
他對店內的事務完全沒有幫上忙,那張勉強算是好看的長相,加上神祕的身份吸引了不少客人,卻又因他發出的壓力而趕跑了不少客人。

放在店內的陳列品中,古老名貴如我的古董屈指可數,聽說是老闆的三叔年輕時將我從千年古墓中帶出來,當中的過程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早幾天,有一個帶著幾名手下的胖富商想買我,但老闆跟那個男人打眼色後,堅決不賣。
經過好幾小時的交涉,老闆愈發固執,氣得胖富商那像肥豬的腦袋,進一步變成紅燒豬,最後在那個黑髮男人的死瞪下,不忿地帶著手下離開。

伙計奇道剛才的客人出計不低,難不成就因為樣子衰,老闆就不要這生意嗎?
老闆抱起我, 笑著說我的身價比當初估計的還要高,不能夠隨隨便便就賣走,著伙計注意點,假如我因他而被偷走或賣走,就要他三代子孫工作來還債。

伙計驚呼這難道是國寶級不成,邊抖邊哭說絕對不會讓我出半點差錯。
我暗笑這老闆玩笑開太大,他是何許地方貴族還是大官,居居一家店子的老闆,有權要別人子孫幾代為他工作嗎?

老闆低頭看著我,好看地微笑,指節分明的手掌溫柔地撫著我,柔聲道︰「我將你帶出來,就會照顧你到最後。」

將我帶出來的是你三叔,應要照顧我的是他,不是你這毛頭姪子,可惜他沒可能聽到我的抱怨。

「說過的,別忘了,吳邪。」黑髮男人少有地發話。
聞言,老闆苦笑道︰「據說,忘記的,是你。」



我明白老闆在那半年後,變化最大的地方在哪了。



他和這個新來的男人也帶著一股非人的靈異氣色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因為有結局猜想成分所以趕緊在盜八前發XD”
文中吳邪離開店子半年多就是去北京拍賣會至盜八完結。
之所以會寫個古董小精靈,只是單純想從無關者的角度看盜筆世界。
本來想寫一下哥嫂奸情,最後還是刪去了。
接下來有靈兒對於結局的猜想,敏感者自行迴避。













我猜想吳邪就是真正的吳三省,合體後的三爺既有吳三省的奸狡,亦有吳邪的天真。
吳邪不會記起這東西是自己的 ,而吳三省不會有良知,想要照顧古董小精靈。


解連環代替吳三省的身份後,原本的吳三省到底去哪了?
不老不死的考古隊員中包括吳三省,錄影帶中跟吳邪一模一樣的男子。
對小時候記憶模糊的吳邪,精明的二叔明知「三叔」是假的,仍沒大動作對解家追究,吳家人的奇怪態度。
本作作者名為「南派三叔」,書中以吳邪為第一人稱寫作。

以上都令我的思路指向,吳邪就是吳三省。

然而,小花和巧巧都說從小就認識吳邪,吳邪亦多次提及大學或家人的回憶。
同時,作者未曾就這三人聊起過去回憶一事上作詳細描寫,總是一句「我們聊著過去的事」什麼的輕輕帶過,一切都是巧巧和小花說出來,反之吳邪都沒有親口說過小時候的詳細回憶。


雖然還有一些地方未說通,但反正原作未完結,這樣也是正常的。
結果,以上全都是不負責任發言。
  1. 2011/05/20(金) 14:01:38|
  2. 二次創作
  3. | 留言:0
<<天不無不散之筵席 | 主頁 | 盜筆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只對管理員顯示